枕春

就老去吧,孤独别醒来。

我一直在寻找春天,直到看见你,找到了。

永保美丽的秘诀

美丽的双唇
源于亲切友善的语言
可爱的双眼
源于善于捕捉别人的优点
苗条的身材
源于乐于将食物与饥饿的人分享
美丽的秀发,源于每天都有孩子的手指从中穿过
优雅的姿态,源于喜欢与知识同行

人若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
必须充满精力,自我反省,自我更新,自我成长,而不要向他人抱怨

请记得,当需要帮助的时候
你就会发现最终帮助你的是你自己的手
你有两只手,随着岁月的增长
你会发现,一只手是用来帮助自己的
另一只手是用来帮助他人的
你的美好往事就在前方等你
希望你能拥有它们的全部。

好久不见。

《归宿》

赵元庚的队伍抗日成功了,他保住了一辈子捍卫的城池,但是,国共两党的战争
开始了

傍晚

“你们告诉赵元庚!铁梨花要见他!”凤儿如今也四十有五了,也有白头发了。
肖四副官闻言小跑到赵府禀告赵元庚

“铁梨花?”
“嗯,铁梨花。”
“这谁想的名儿啊,硬邦邦的,还不如徐凤志好听。”赵元庚拄着拐棍说
“您要是不想见她,我……”肖四带着试探的语气问
“想见!我说过这是她的家,早早晚晚也得给我回来,你去,亲自把五奶奶接回来。”赵元庚一边说一边走到凤儿的卧房里去。

“赵将军,您又精神了。”凤儿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
“是。”赵元庚示意肖四退下。
“这是梁牛旦给你的信。”凤儿从包裹里拿出一封信来
“哼,不用看我也知道写的是什么。”赵元庚没有接过来
“信我带到了,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”凤儿佯装要走
赵元庚看着桌子上那封信。
“赵元庚!你真不知道好歹,昨天晚上要不然我替你求情,解放军就发起总攻了!”凤儿突然回头大声说
“原来是你坏了我的好事,要是他们敢来,哼!”
“我看你是不知道解放军的厉害!”
“那是他们不知道我赵元庚的厉害!”赵元庚瞪大了眼睛,转念一想又笑了,徐凤志还替他求情。
凤儿转身背对着他,看不到他的表情,赵元庚慢慢站起来,从背后抱住她
“凤儿,你是个好女人,我赵元庚二十五年前做过一件最正确的事,就是把你娶进赵家。”他的喘息声在凤儿的耳边,让她极不习惯,她挣脱了
“你投降吧,就当是……为了全城的百姓,为了…”她没有说下去,赵元庚掏出一把枪
“滚出去,出去!”他痛恨投降这两个字,他是个军人。
“我不走,你杀了我吧,反正你要害全城的百姓,从我开始吧。”
赵元庚用枪指着她,内心波涛汹涌。
“我下不了手,二十五年了,我下不了手。但是这一枪,我必须得开!”他的枪口突然转向自己
“别!”
“这枪六个子弹孔,我装了五个,我赵元庚一辈子,没输过,我是个军人!”他戎马一生,可以说是战无不胜,此刻他决意杀身成仁
凤儿跑过去拿了一把赵元庚的军刀,她终于心软了
“元庚!你要死,我跟你一块死!”她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,含着泪。
“你喊我什么?”
“元庚,你要是不投降,牛旦永远不会认你这个爹的。”凤儿走上前去。
赵元庚转念一想,如果他死了,两军就要开仗,凤儿和牛旦也不会好过,城里的百姓就要家破人亡,就因为他一个人。不值,不值。
凤儿吓得把刀扔到地上,他相信赵元庚真敢开这一枪。
赵元庚走上前来,抱着她,甚至有点让她呼吸不顺畅
“凤儿,我赵元庚一辈子多少个女人跟着我,最不愿意跟我的就是你,临了临了了,却是你在我身边,仗义,好女人!”
“府上怎么一个丫头婆子都没有?”凤儿挣脱开来,躲避那个话题
“都遣散了,老娘不在,也没有女人,要她们也没用。”赵元庚突然眼前一黑

“元庚!元庚!”肖四听见动静冲了进来,扶着赵元庚去床上。
“五奶奶,您给将军换身衣服吧,他几天几夜没睡过安稳觉了。小的先出去了。”

赵元庚睁开眼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凤儿端了一碗面走进来。
“真香。”他摸了摸头,笑着说。
“真是福气好,面刚做好,你就醒了。”凤儿扶他到沙发那边吃面。
“哎哟,我这个手,不行不行……”他佯装手抬不起来,其实哪里是手抬不起来,是老不正经
“你晕倒了是因为血压太高了,吃点清汤面,明天就好了。”凤儿把筷子递给他,他却不接。
“你看我这手……要不让肖四进来喂我吧。”赵元庚故意说这话。
“你不吃算了,我走了。”凤儿瞪了他说一眼,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有人血压高抬不起手来的,自然知道他的计策,转身就要走
“诶,来来来。”赵元庚听见她要走,忙抬手抓住她的手。
凤儿又撇了一眼他的手,暗骂他老不正经
“你吃吧,我得出城去了。”凤儿抬头看他

“肖四!”他开嗓喊
“是!”
“明天一早,打开城门,欢迎解放军。”

凤儿喜极而泣,没想到他还算有良心,毕竟牛旦和他是父子,凤儿也不想看到他们俩打起来。

“你的任务完成了。”赵元庚喝了一大口汤
“我替全城的百姓,谢谢你,元庚。”
赵元庚走了出去,这一碗面像是吃了一场败仗,他的背影逐渐被黑夜掩埋。

肖四走了进来。
“五奶奶,外头兵荒马乱,您就留下来吧,归根到底你们才是一家人,尽管将军当初是把您抢回来的,但是将军是真的想您。”
凤儿还是没开口说话,只是坐在那里,盯着那碗面条。肖四又说到
“五奶奶,肖四不会说话,肖四跟了将军一辈子了,他需要人照顾。”

“你把将军叫回来吧。”
过了很久她才开口
想必她在心里和自己也打了一仗

肖四欣喜若狂,走到门开还绊了一跤,赵元庚来了。

“元庚。”
她只是叫他的名字,她是铁梨花,别人看惯了她铁娘子的样子,她也累了,要强了一辈子,最后她也和赵元庚一样,孤家寡人。
赵元庚最见不得她梨花带雨的样子,一把把她搂进怀中,在她额头落下一吻。

一夜无梦。


我以白头换白头,不知小娘愿不愿。

#庚凤#
中老年的日常1

赵府
“诶诶诶你谁啊。”新来的当兵的不认识凤儿,毕竟她已经走了20多年了。
“叫赵元庚出来接我!我回来了。”她挺直了腰杆,大声冲里面喊,还跟当年的小辣椒似的
赵元庚因仗被打瘸了一条腿。但还是三步并作两步,来到院子里。
“让她进来。”

远远的望着她,也有些许银发了。

“元庚,我回来了,回家了。”凤儿穿了一身翠绿的衣服,让人眼前一亮
“哟,五妹妹,怎么回来了。”大太太闻声同二太太从偏厅走出来。
“是啊,外头仗打的这么厉害,我一个人女人,能去哪啊,还不得回家嘛。”说是回家,其实是来清除内鬼的,不管怎么说,凤儿心里,有过赵家
“二姐姐?”凤儿看见二太太直哆嗦,呵,看样子在老虎山,胖丫把她推下悬崖的事儿,她也有份。
“哎哟。你哆嗦什么,怎么,我没死,很惊讶啊?”凤儿自然也不客气
“娘!你怕五娘不成?怎么一句整话都说不上来啊!”胖丫这次回来,变漂亮了,人也变了,通敌卖国卖到家里来了。
“五……五妹妹,你回来了。”二太太强挤出一个微笑来。真是难看

赵元庚一直笑而不语,他总觉得这次凤儿回来没那么简单。
“怎么想起回家了?”赵元庚还是带着打量的眼神看她。
“嗨呀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她在哪,我就得在哪。”说着便走过去牵栓子的手。
“回来了,也好。”赵元庚笑
“栓子,你和你媳妇睡北屋去,你那房子,还给你娘睡。”下人们闻言纷纷拿着的工具去打扫北屋。

晚饭后
各太太都回房了。
赵元庚摸着脑袋,挠了挠,有一股力量驱使他走去了凤儿的屋子里。

“凤儿!开门!”凤儿恍惚了。像回到了以前
“司令,你来了。”
“来了。”二话不说就坐到炕上去了
“司令,我给你沏壶茶。”气氛有点儿尴尬
“不忙,来,到我跟前儿来。”
凤儿乖乖的走过去。陌生又熟悉,房里的摆设一样都没变,一样也没少。她很感动。
“司令。”她坐在司令怀里,别扭得很
“别动。”司令瞪着她。
“干嘛呀!”她已然不是以前为了逃跑唯唯诺诺的凤儿了。还任你摆布啊
“我让你别动!”司令就喜欢她这股倔劲儿,虽然老了,但是抓住凤儿的力气还是绰绰有余。
凤儿拉下了脸,赵元庚又说
“梁飞虎,这样抱过你吗。”他说这话都觉得窝囊
“你!……关你什么事。”凤儿别过脸去,白了他一眼。再次想挣脱他,他却抱的越来越紧。
“你是老子的女人!”赵元庚最恨自己的女人被偷。可那是四太太,铁梨花不会这样。
“赵元庚!梁飞虎不会是你害死的吧?!”凤儿突然想到色子说梁飞虎是遭人陷害,想来赵元庚这么恨他,指不定会公报私仇。
“你放屁!”赵元庚突然很大声说话,终于站了起来,凤儿打了个踉跄又站好,也瞪着他
“想来也只有你最恨他,你敢不认!”她越来越确定。
“我就不认!是!我是最恨他,从他想要用十六个人抬的大轿娶你的时候,我就恨透了他,但是!报仇不能在战场上报,战场上,我赵元庚只报国仇!!”他就是一条狼,但本性不坏。上阵杀敌他从不含糊。

凤儿气急败坏,索性不和他吵,走到里屋去,坐在沙发上。
“行,你出去吧,我知道了。”凤儿语气淡漠。
“我去哪啊?”赵元庚听到这话突然不生气了
,凤儿心想,完了。
“你…你去哪关我什么事。我累了。”心虚的厉害
“我今儿还就是想在这。”赵元庚走进来,插着腰看着他,他也已经50多。常年奔波导致头发花白。
“你……”凤儿突然不知道怎么拒绝他
“你什么你,我告诉你,我又没休你,你一辈子都是我赵元庚的女人。”他靠在门槛上。
“我,我今天不舒服,我……我下次我……你去三妹那里,她年轻。”凤儿不知所措的到处乱走。
“过来,帮我脱衣服。”赵元庚故意使唤她。凤儿边走边想计策
“对了,栓子说让我过去一趟我给忘了。你等我会,我就来。”凤儿刚要往外走,被赵元庚一把拉住
“你这要是一去不复返了,怎么办啊?”赵元庚抓着她的手,帮他脱军装。

扣子掉了。

“诶,我去给你缝扣子!明天你还得穿呢。”
她终于找到合适的理由开脱,没成想赵元庚还是一把把她横抱起来,丢在床上。
“赵元庚!”西洋床软乎的很,她被扔下去又微微反弹了起来。

这一夜赵元庚把20多年的爱恨情仇全都发泄了出来,她还是那么娇羞,不过这次和以前不一样。以前总觉得有目的,是为了逃跑而委曲求全。

“哎呦,嘿嘿嘿。”赵元庚把凤儿玩儿醒了。傻笑着
“哼!”凤儿现在转个身都困难。
“我得起来咯,!什么狗屁特派员来检查什么军容,打仗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上阵啊?”他一边说一边搂着凤儿,这种感觉真好
“你去吧,快去!以后都别折腾我了,真是丢死人了一把年纪了。第二天还起不来。”凤儿这一次又得一天下不了床。
“哈哈哈,凤儿,你放心。以后我天天来。”
凤儿皱着眉转过身去。

赵元庚走了没多久,栓子就来了。

“娘,您这是怎么了,今天我们还要给奶奶请安呢。”栓子趴在凤儿的床边。
“我……我昨天回来的时候太急了,闪到腰了。哎哟。”凤儿强忍着腰酸,坐了起来。
“啊?怎么这么不小心啊。”栓子一脸单纯的看着他娘。凤儿脸上笑嘻嘻,心里却暗骂赵元庚

“我找大夫给您瞧瞧吧?”耿直如栓子
“诶,千万别,娘……娘这是老毛病了,明天就好了,真的。”大夫来了就更尴尬了
“那娘好好休息,我这就去跟奶奶禀明原因。”栓子笑着出去了。
丫鬟走进来说“五奶奶,司令吩咐我给您揉揉。”一脸知道一切的笑容。
“他……不用了,我躺会,我这是老毛病了。”凤儿尴尬的笑了笑
“昨晚上我都听见了。”丫鬟二话不说就上前去让她趴下。
凤儿只能乖乖趴下,不然她估计明天都起不来。

午膳
“娘。”凤儿满面春光,一点也不像闪了腰
老太太通情达理,真以为是闪了腰就没怪罪她,示意让她坐下。
刚一坐下,四奶奶就开声了。
“有些人福气好啊,刚一回来就这么神气,哪像我啊。”
“闭嘴,你能耐你也给赵家生儿子啊!”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,却也还镇得住她。
老四就是这么不讨好。

“五妹妹,闪了腰我那有膏药,好用,待会我让丫鬟给你拿过去。”大太太心并不坏,这话却也带点醋意?
二太太胆子最小,还是不敢说话,尴尬的笑了笑就埋头吃饭。

“不用了,丫鬟给我揉了,好的差不多了。”凤儿再一次暗骂赵元庚。

“五奶奶呢?”赵元庚从部队里回来,就问了问凤儿今天一天的情况,丫鬟说她腰酸的厉害,他还越得意。
说话间就来到了凤儿的房间
“凤儿?”赵元庚带着试探的语气。
一秒开门吓赵元庚一跳。
凤儿径直往里走,嘴里嘟囔着
“怎么了?哪不顺心啊?”
“明 知 故 问 。”她这次回来是要除掉胖丫和井三的。要是天天这样……
“哎呀,真舒服。”他熟悉的躺在西洋床上。
“出去。”凤儿都不想跟他废话。
赵元庚也不说话,撑着脑袋四目相对
“出去!”凤儿想把他拉起来没想到被他反拉到床上。
“今天我不碰你。”赵元庚觉得现在的自己是最幸福的。经过了这么多,凤儿还是回来了。
“呵,那你去别的地儿睡啊,一把年纪了,还跟小孩子似的。”
“我想你,凤儿。”凤儿不在的这些年,赵元庚得空就到这房子里来。
“你三个奶奶呢,还顾得上想我。”凤儿说出这话,她自己的都后悔了,这算什么,吃醋啊?
“没一个我想见的,我说了,你才是老子最喜欢的女人。”赵元庚抱着她。
凤儿突然不说话了,经历了这么多,她确实爱过别的男人,但她守身如玉。
她也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她,也爱上了赵元庚
“来,我给你揉揉。”赵元庚掀开被子,把凤儿的外衣脱了
“哎呀,可别。”凤儿突然坐起。
“嘿嘿嘿。”赵元庚傻笑着,也钻进被子里。

“元庚,你的腿。”凤儿把被子掀开,看到一道疤。轻轻的抚摸。
“怎么了。不就是瘸了一条腿嘛,没事。”赵元庚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腿。
“你怎么不照顾好自己。”凤儿躺在他怀里,她也想过安定的生活了。
“你回来了,就可以照顾我了。”赵元庚抱她抱的更紧。

平生一顾,至此终年

朋友,这对陈女士x该隐,超好吃的,我一直以为就我站,直到我看见有人开车😂